实况新闻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美文
彭于晏,吃不了马思纯的软饭
发布时间:2020-09-09


《第一炉香》只有马上改名《第一炉钢》,才有可能平息现在铺天盖地的吐槽。


虽然这一次仅仅只是放送了一个预告片,虽然许鞍华用了冷僻的葡萄牙语诗句来烘托艺术氛围,虽然杜可风的镜头坂本龙一的配乐王安忆的编剧都很唯美,但是这些,通通都无法挽救主演马思纯和彭于晏的那溢出屏幕的违和感。



不具名的网友说得好,“看他俩演激情戏,看得我总感觉彭于晏下一秒就要按着马思纯脚踝监督她做仰卧起坐。”


这场面,太尴尬。这现实,太残忍,一旦选角选错,步步都错。



《第一炉香》讲的是一个关于堕落的故事,原著里的所有人都深陷一个缓慢沉没的泥沼,他们不是不清醒,但是懒得挣扎。每个人都揣着三分虚荣三分嗔痴还有四分懒洋洋,在纸醉金迷的生活里肆意挥霍着自尊心。


一个词总结,就是“蔫儿”。书里的葛薇龙和乔琪乔,虽然是一对爱侣,但是他们之间的感情是很蔫儿的,爱得有气无力,暗无天日。



然而,马思纯和彭于晏的问题是,他俩看起来都太上进太积极太五讲四美了,压根堕落不起来啊。


马思纯就像是一心要去延安搞革命的进步女青年,身上总笼罩着一圈正道的光。虽然她也会憧憬爱情,但总是恪守着纯洁的底线,谁要是对她有什么非分之想,就会被一个大耳巴子扇到地上去,义正言辞告诉你,“想也不可以,想也有罪!”



彭于晏就更不可能堕落了。那一身黝黑的皮肤,紧俏的腱子肉,一看就是对生活充满热情的人,就算家里破产也会去码头搬货街角拉车,绝不至于吃软饭。拉车累了,就用搭在脖子上的毛巾擦擦汗,脸上绽放出一排洁白的牙齿。



预告里有一幕是乔琪乔坐在园子里,念情诗给葛薇龙听,葛薇龙害羞地别过脸去说,“我听不懂。”本该是一场充满性暗示的挑逗,结果彭于晏和马思纯演出来却像是两个课代表在讨论微积分,马思纯正襟危坐,彭于晏直冒傻气。



马思纯演不了葛薇龙,是显而易见的。书里写的葛薇龙是犹如一碟荷叶粉蒸肉,而马思纯生得有些黑壮,五官棱角分明,性子里是傻大姐的耿直,实在不太有上海粉扑子似的那种娇柔与造作。


葛薇龙从一个女学生渐渐自甘堕落成为交际花,期间还有一个复杂微妙的心理变化过程。


一开始,她还想凭着读书出人头地,看见姑妈梁太太收服卢兆麟之后吃饭都带着的笑意,心里还是有些鄙夷的,“女人真是可怜!男人给了她几分好颜色看,就欢喜得这个样子!”


到最后,她彻底被欲望吞噬,虽然和乔琪乔结了婚但却出卖着肉身。被一群水兵当做妓女,乔琪笑骂:“那些醉泥鳅,把你当做什么人了?”薇龙却说:“本来吗,我跟她们有什么分别?……她们是不得已,我是自愿的!”


最适合演葛薇龙的女演员里,网友提名最多的是刘亦菲。




刘亦菲很自强,演了花木兰。马思纯倒是很喜欢演这种为爱悲剧的角色。当初她拼命减肥20斤,就是为了在《左耳》里演坏女孩黎吧啦,为爱不惜一切代价,最后死于非命。


瘦下来的马思纯,变好看了,但还是没有坏女孩的气场。就算是吐着烟圈勾引男人,也是特别用力的姿态,像是一种故作镇定的逞强,感觉下一秒就会被烟呛得鼻涕横流。



后来她又在《风中有朵雨做的云》里演一个表面乖巧但是内心叛逆的女孩,可以在杀了父亲之后还镇定自若地和警官谈话,上床。


这个角色,换了文淇或者周也来演,可能特别带感。马思纯演出来,就索然无味。就算是带着粉红色的假发,她的眼神还是那么憨厚纯良。哪里像什么太妹杀人犯啊,只是一个为了生活勤工俭学的啤酒妹罢了。



这一次演葛薇龙,马思纯还是有些进步,至少眼神变忧郁了不少,但她还是很难演出堕落后的那种崩坏感。你会相信,葛薇龙就是破罐子破摔原地躺平无可救药,而马思纯可以把碎片一片不落的拼回去,原罐奉还。



所幸是,有了彭于晏的衬托,马思纯也能被原谅,至少她表面的确像个女学生。彭于晏很离谱,就算穿着西装胸口别着红花,也不像情场周旋的落魄公子。还是拉黄包车的车夫,因为太过勤劳苦干,频繁被阔太太光顾的那种。



这大概也是彭于晏演员生涯,最惨的一次滑铁卢。媒体人孟大明白说得好,“演员接一个自不量力的角色并不是大饼,可能是深渊,有了第一炉香,彭于晏应该从帅哥位置上被扯下来了。”


本来彭于晏是帅的,身材也是很好的,走哪都有粉丝追着“老公”“老公”的叫。姜文摸着彭于晏的六块腹肌,都要忍不住地感叹,“哎哟我去”,还说他“不但招女孩喜欢,男人也喜欢”。



错就错在,他这次接了一个完全不适合自己的角色。彭于晏是黝黑的,健壮的,阳光的,而小说里的乔琪乔,完全就是彭于晏的反面,他是苍白的,懦弱的,渣得明明白白。



彭于晏以前还算清醒,他说过,“我没有特别多的才华,但至少我可以拼命,如果别人能拼100分,我可以拼120分”。


他演电影,都是靠拼命赢得了大家的认可。


拍《翻滚吧!阿信》,把自己当做专业体操运动员,训练了8个月。为了在《破风》里演一个逼真的自行车骑手,累计骑行超过了11万公里,几乎可绕地球三圈。拍《激战》的时候,他魔鬼训练加节食长达三个月之久,体脂降到逆天的3%。



第一次跟许鞍华合作《明月几时有》,彭于晏演一个游击队长叫“刘黑仔”,他也是故意把自己晒很黑,努力学打枪,还把自己的指甲缝搞得黑黑的,最后也还算成功。



偏偏乔琪乔这个角色,靠拼命是拼不来的,有些气质就是天生的。


书里写的乔琪乔是晦暗不明的,“在那黑压压的眉毛与睫毛底下,眼睛像风吹过的早稻田,时而露出稻子下的水的青光,一闪,又暗了下去了。”


彭于晏的气质就是太过明朗,也太过励志,根本就不像是会吃软饭会玩弄女人的渣男啊。看着他的眼睛,你不会想到什么什么风吹早稻田,只会想起风吹加油站,连风声里都在喊着“努力啊!拼搏啊!向上啊!”吃什么软饭,每一口软饭都是他用血汗挣出来的啊。



而且彭于晏肌肉达人的形象也太过深入人心,总是传达出一种坚强自律的正能量,这就很难表现脆弱。之前我们也讨论过男演员的脆弱感有多么重要。当一个男人透露出“我会敏感,我会受伤”的脆弱气质,才是最让人心动的。



乔琪乔能让上海娇娇女心甘情愿为他堕入风尘赚钱养家,也是因为他的脆弱,激发了女人的母性和占有欲,根本不忍心逼他半点。


B站《第一炉香》cut剪得最多的男主角,是尊龙。他生来就有一副贵公子的派头,但又有一个异常凄楚的身世。竹篮弃婴,梨园苦唱,后来成了好莱坞明星,也保持着孑然一身的孤清生活。他从不为自己的事业骄傲,却会为收养自己的女士衰老掉牙而落泪。



他都不用去演,就随便那么一抬眼,就是沉沉的麦浪。


明明没有浪,还要故意去搅,那就是兴风作浪。彭于晏接《第一炉香》的初衷,可能是想从肌肉小生转型,故意演一个反差很大的角色,来证明自己不仅有肌肉,还是有演技。


可惜,在演技没有达到巅峰的时候,硬接一个与自己气质不合的角色,就像是削足适履,硬要套是套上去了,但脱下来,就瘸了。









编辑 | 想包月打车的姑妈




上一篇: 林更新、张馨予都被他“锁死”!HIT爆小红书的“明星收割机”,承包了半个网红圈!
下一篇: 孟佳成团后时尚资源好到逆天 还不是因为私下这些“小动作”!

Copyright © 2012-2020(news.wyjnmdj.com)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万站群

本站部份内容来源自网络,文字、素材、图片版权属于原作者,本站转载素材仅供大家欣赏和分享,切勿做为商业目的使用。

如果侵害了您的合法权益,请您及时与我们,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