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况新闻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美文
在淘宝直播,我看到了100个“丁真”
发布时间:2020-12-11

2020年最火素人,当属藏族康巴男孩丁真。
原生态的黝黑皮肤、浓密到有阴影的睫毛、明亮的眸子再加上青涩的笑容,这个漂亮男孩一瞬间让人梦回川藏秘地。
丁真俘获人心的不仅是高颜值,更是一种与尘世无染、热情生活的野性。
浮躁年代,人们愈发钟爱这份“野”。
每天城市的地铁呼啸不停,人们行色匆匆。但同时,云南边陲小镇的溪水正静静从瓦楼前流过;湖北神农架深山中云雾缭绕,各种植物野蛮生长;东北长白山中的积雪扑簌簌落下枝头,高山杜鹃傲然绽放在冰雪之上。
在这些宁静的地方,散落着无数个“丁真”。
他们和丁真一样,热忱地生活在家乡。随着时代进步,他们选择了以淘宝直播为窗口,在带给城市无数纯生态野山货的同时,也呈现给世界一份静谧与美好。

“女版丁真”,掬一捧水月给你们

云南哈尼族姑娘阿者,第一天直播时就被人夸“像吉克隽逸”,她一下子在镜头前红了脸。
直播到今天,有人觉得她像“野生佟丽娅”,也有人称她为“女版丁真”——乌黑的秀发,浓密的睫毛,健康有光泽的皮肤,羞涩而明媚的笑容。
这份“不自知”的美丽中带着三分野性和七分清澈,即使在镜头面前不施粉黛,阿者也常常会在直播间里收到观众的疑问:“主播是整过了吗,怎么这么好看?”
元阳县位于云南省南部,这里的山脉起伏不断,时常飘着迷人的云海,映衬着层层叠叠的梯田。阿者是土生土长的元阳人,心中眷恋家乡,大学毕业后便回到了元阳,成为一名哈尼族绣娘。一次偶然的机会,她听说政府免费培训直播,能有利于她的刺绣推广,她便去试了试。
刚做直播时,她根本毫无经验。直播间里没有一个人,“对着镜头说话也不知道在对谁说。”好不容易盼来了三四个人,却因为紧张而语无伦次,面对着满桌子的零食不知道该怎么介绍。因为平时都说云南方言,突然要说普通话,阿者生怕自己组织不好语言,“说这句话时,脑子里全在想着下一句怎么说。”
阿者笑起来时像是一股温柔的春风,但其实她身上有一股“韧劲”。别人笑她直播是“野路子”,她便钻研起那些大主播的直播,渐渐学得有模有样起来。既然卖零食不熟练,她便卖起了自己从小吃到大,特别熟悉的当地农产品。
村子里卖了几十年的好东西,她去联系过来卖;偶然在集市上碰到品质很好的山货,她也赶紧去联系。元阳县属于云南边陲,当地没有成熟的电商企业和工业链,她就一片地一片地寻找值得推荐给大家的好货:牛干巴、小黄姜、铁皮石斛、新鲜三七……她对自己卖的货十分有信心,“都是好东西,真心想要介绍给大家。”
阿者的直播和刺绣日常
身为绣娘,阿者常常会在直播时穿着自己做的扎染衣服,戴着自己设计的耳环和首饰。她说话不快,常常笑,眼睛弯成月牙,像一股清澈的溪流。她的淘宝店铺“哈尼阿者的小店”渐渐也迎来了更多的买家。
在阿者的直播间,还有一项特别的活动,那就是用手机带着观众们逛边陲集市:看野菜,挑盆栽,试吃凉拌的魔芋豆腐,展示街边卖的绚丽的少数民族衣服。她很享受这样的直播,觉得可以让大家更了解自己的家乡。“来看看什么是云南十八怪,鸡蛋用草穿着卖,草帽当锅盖。”
她会帮人买兰花,自己养一晚再寄出去。自今年3月开始直播以来,阿者帮粉丝在集市上买过手工银饰、少数民族的衣服、绣片…印象最深刻的,是有粉丝让她买了农村蒸米饭用的木头甑子。“想不通她买去干什么,但我也觉得好有趣。”
她的粉丝不多,但看过她直播的人都觉得被“洗涤”了,仿佛能穿过屏幕,感受到哈尼族原汁原味的风情:春天将染饭花碾碎拌进米饭里,夏天下河摸鱼再加上香草烤地喷香。黄色的清明花做成糯米糍粑,烤着来吃格外香;水中的蚂蚱捉来炸着吃特别脆;梯田间养着鸭子和鱼,到了秋天丰收时,孩子们都嬉笑着在抓鱼,大人们则忙着收谷子。
在绣娘、主播等身份之外,阿者还是一位单亲妈妈,女儿如今4岁。她曾带着女儿一起直播春耕,粉丝们透过手机屏幕,看着云南的农民们弯着腰在插秧,天上的云慢悠悠飘着,田间的鸭子自由自在地游荡。她的直播间充满了原生态的春意和温馨,女儿不停在旁边呼唤:“妈妈,给你一个花朵!”
“妈妈那里起烟雾啦”

“对,那是农民伯伯在烧稻草。”

“妈妈,你闻闻这个花朵香不香?”

“嗯~真的太香啦。”

刺绣中的阿者和女儿

阿者的梦想很简单,只有三件事:女儿、刺绣和直播。当被问及直播经验时,她抿着嘴想了半天,最后腼腆笑了,“我只想出了一个词——真诚。”
简单和真诚,是这个时代很宝贵的东西。

神农架“野人”,只卖最纯正的野味
野人张真名叫张峰,他的淘宝店铺叫做“野人自留地”,取自神农架野人的传说。
野人张从小就在神农架的山里长大,当年是全班唯一一个大学生。大学毕业后他也曾去广东沿海闯荡,并在那里结识了妻子。由于父亲患癌病重,野人张和妻子一起回到了神农架,开始在深山里采摘黄精、灵芝等野山货放在网上卖,淘宝店铺已经开了十多年。
前年,在妻子的提议下他开始直播。不同于别的主播是因为“风趣幽默嘴甜”,他吸引粉丝的点在于“专业”和“靠谱”。
野人张的粉丝虽然只有2万多,但全都是极其信赖他的老粉,跟着他一次次直播“上山”积攒起来的。神农架林密谷深,张峰每次直播上山挖药材,一路攀山越岭,云海茫茫,怪石嶙峋,看起来像是一场惊奇又养眼的冒险。“每次上山都要涨一波粉。”野人张笑着说。
张峰直播间的吸粉绝招,是他会在直播间分享很多药材知识——比如人参、党参为什么能从多少个结辨别出年份,怎么挑高品质的灵芝等等。他是“大山里的孩子”,儿时在山里一待就是一天,辨别植物药材的绝活都来自于祖辈经验和儿时经历:“小时候常常上山挖这些,因为拿回家能受到表扬。”
“黄土山上不会有猴子,只有悬崖峭壁的石头山上才有猴子和野山羊。岩石山上肯定会有桂枝,黄土山上才会有黄精、玉竹这样的药材。看山势就知道会长什么东西,阳坡阴坡长的东西都不一样。”这些知识已经刻进了这个男人的血液中,他只需看一眼就知道某种山货是好还是不好。
“专业”让他渐渐赢得了越来越多的粉丝的信任,人们爱看他一边直播爬山,一边讲解路边各种野草有什么功效:哪种治风湿,哪种治胃病,哪种治肚子痛。“比如小蓟,以前爬山摔出鼻血,一揉塞在鼻子里立马就止血。”张峰对着手机说到。
张峰说话比较低沉,听起来稳重亲切,直播间里的粉丝都叫他“大哥”,喜欢问他各种问题。他也爱直播自己的各种日常:采香蕉、爬山走亲戚、钓鱼、杀土猪做香肠……深山里的生活对于直播间里的观众来说,既新鲜又好玩。
野人张乐此不疲地坚持直播,每天直播6个小时左右,最多的时候每天直播8、9个小时,说的嗓子都哑了。通过直播,他和不少粉丝成了朋友,甚至有粉丝特意从澳门、广州来看他。平日里也喜欢在微信上问他一些私事,想要听听他的意见。“因为他们觉得我说话办事靠谱,信得过。”
这种“靠谱”既来自于他的专业,也来源于他的诚信。野人张直播间里卖的灵芝人参,从来没有收获过一个差评。他坚持只卖高品质的山货和药材,野生的花菇只挑最好的寄出去,质量不过关的都挑出来送亲戚,因为自家人早已经吃腻到不行了。
野人张每次直播,周围的乡亲们都特别高兴。因为他能帮大家把种的蔬菜,养的猪牛都卖出去。“这里的农民们靠天吃饭,日子一直很苦。”他接下来的打算是包下周围的60亩地种些蔬菜水果,围一些藩篱散养猪和鸡。他本不好意思提及更长远的梦想,但最后还是忍不住说出心中的愿望:想让神龙架拥有一个拿得出手的山货品牌——“别人一提这种东西,就能想到神农架。”
“现在神农架山上都剩的是老人,我特别想把农产品直播带货这件事做成做好做大,这样年轻人们也不用离开家乡了。”这个决心下半辈子都待在深山里的男人,满怀期待。

长白山灵芝夫妇,一天不播就浑身难受

长白山是一个很浪漫的地名,有“长相守到白头”之意。这里森林覆盖率极高,物产丰富,原生态环境当属一绝。
李天宇的父辈就在长白山种灵芝,家中传承下来的鹿场已有60多年历史了。2018年前,李天宇当过婚庆司仪,也自己做过小生意,但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会成为一名淘宝主播。18年7月他开了个淘宝店开始卖自家的灵芝,在朋友建议下他开了个直播间叫“林间浪子”。
刚开始直播的时候很艰难,李天宇直到今天都清楚地记得,熬到第29天的时候,他卖出了第一单,“是卖去山西的人参,当时一下子感觉这个直播好神奇。”后来突然有一天进来了很多人,李天宇觉得就跟“天亮了一样”,临时决定“半卖半送”。“熬了这么长时间,终于有人能看到你了,不管亏不亏,只希望能成交。”
熬过这个难关后,李天宇和妻子开始认真思考起来怎么做好直播。他们渐渐探索出了一条“边挖边播”的全新直播“套路”。为了让直播间的观众能亲眼看到挖人参,他们筹备了一个月,在没有信号的山顶扯了光缆;冬天户外太冷,他们便自己动手在灵芝地里焊了一座透明的玻璃房,只为了冬天也能让大家在直播中看到采摘灵芝的场景。
为了户外直播特意搭建的玻璃直播间
李天宇夫妇俩费劲了心血和努力——为了让粉丝们亲眼见证采鹿茸,夫妻俩甚至坚持每天早上4点直播,而那时的室外温度在零下20多度。很多粉丝还缩在被窝里就在看直播:鹿茸是怎么割的,属于哪一头鹿的,生长状态是怎么样的……
“如果你是卖鸡蛋的话,你就扎在鸡窝里。我们是卖什么产品,就去到什么地里。”这是这对东北夫妇一直坚持的原则。他们不仅让粉丝直接看到种植环境,为了让大家吃的放心,还会给所有产品出具一个质量检测报告。
李天宇私下是个沉稳话不多的东北汉子,但一开播,立马像变了个人似的十分活跃。直播间的粉丝都送他一个名字:骚爷。不过骚爷很快发现妻子徐铭泽才是更有直播天赋的那个人。徐铭泽性格大大咧咧,喜欢自称“老妹儿”,总是在镜头面前大声读出评论,直爽大笑着回答:
“我们这儿都不用打光,雪地直接反光了,人在雪地里一站,就是年轻!”
“夸老妹儿我好看呀,那可不,我也是个混血,长白山混天津的!”
直播中的徐铭泽
老妹儿将直播视为享受,每一次直播都特别忘我,即使在户外零下十几度播也感觉不到冷,直到下播了才反应过来“诶唷今天好冷啊”。
这个讲话好玩,性格爽朗的东北老妹儿饱受粉丝们的喜爱。她常常会收到各地粉丝送来的礼物,也和不少粉丝成为了朋友。她曾经因自己出生农村而感到自卑,但直播让她收获了自信和无数美好回忆。
“我分不清‘迪奥’和‘迪拜’,还会问出‘诶,海澜之家那个叫海蓝之谜的面霜怎么这么贵啊’这种话。但我的粉丝们不会嘲笑我,他们反而会觉得我讲这些事特别好玩儿。”
老妹儿打心底觉得“还好当时坚持做了淘宝直播”,让她意识到了自己原来也有这么多优势。“太爱这个工作了,乐趣太多了,一天不让我直播我都憋的浑身难受。”
就这样,夫妻携手把粉丝从0做到了如今的六七万,从别人眼中的“不务正业”,做到了在疫情中帮全县滞销农产品公益带货,还被政府授予了“抚松县人参首席推荐官”的称号。
“林中浪子”直播间今年双十一最高峰时仅2个小时的销售额最多达到了90多万。他们变成了帮全村全县人带货的人气主播,今年甚至还邀请了县长一起直播了4场,并受邀参加了2020年杭州A20农产品大展。今年淘宝双12期间,他们会在直播间继续售卖一直以来都人气十足的自家灵芝和人参。
李天宇和妻子在直播中展示挖到的灵芝
骚爷不骚,老妹儿也不老,这对勤劳善良的夫妇俩,有一个远大而朴实的梦想,那就是在未来能带动更多东北的农产品走向全国,打造一个专属于东北农产品的品牌。
“直播改变的不仅是我们一家人的命运,也改变了整个长白山的命运。”
“命运”,这个词听起来很沉重,但热爱生活的人们,其实每一分每一秒都在改写命运。无论是身处云南边陲,还是隐居在神农架深山,又或是生活在终日严寒的长白山,他们打开淘宝直播的那一刻,无意中也打开了另一种人生。
在这些“村播”们身上,能看到一份原生态的野性和纯粹,他们的生活抚慰着每一个进入直播间的灵魂。他们快递出的山货和农产品则穿越山川,慰藉和犒劳着城市里那些认真生活着的人们。
他们用直播衔接起了山林雪域和车水马龙,自己也在这个过程中不断成长着。从刚开始的手足无措到后来的游刃有余,他们也许粉丝不多,但依然有着不输大主播的熟练和自信。他们日复一日坚持直播的专业素养,与众不同的农产品专业知识,再加上一颗真诚的心,让每一位直播间里的粉丝都感受到“无论哪一种生活,都值得全力以赴”。
更重要的是,成为淘宝主播后,他们有机会不用再背井离乡,而是凭借自己的努力和专业,在小小的直播间里创造财富。同时带动这周围更多的人实现更好的生活,让家乡焕发出生机。和丁真一样充满着家乡味道的他们,用直播,把远方和家乡连在了一起。
他们在直播间里热爱生活的样子,就是2020年最暖心的画面。
作者 | 万风严
上一篇: 确诊24小时后,成都女孩被扒光:今天,骂她婊子的人集体消失了
下一篇: 这些高校公开表态:竞争“双一流”!

Copyright © 2012-2021(news.wyjnmdj.com)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万站群

本站部份内容来源自网络,文字、素材、图片版权属于原作者,本站转载素材仅供大家欣赏和分享,切勿做为商业目的使用。

如果侵害了您的合法权益,请您及时与我们,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