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况新闻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美文
夜探“暴风眼”中芯国际偶遇怒递辞呈CEO梁孟松
发布时间:2020-12-18

图源/东方IC

30秒快读

1

因为一封辞职信,中芯国际市值缩水超100亿元。一山不容二虎的故事,开始在4000亿芯片巨头中芯国际内外发酵。

2

蒋尚义重回,梁孟松辞职,事发后第二夜,《IT时报》记者在中芯国际厂区偶遇梁孟松的车子,听内部员工聊了聊蒋、梁二人。


12月16日晚8点20分,一辆黑色轿车从中芯国际1号门驶向中芯南方工厂,眼尖的保安一瞧就认出这是“大领导”梁孟松的车。显然,这名保安并没有觉察出与平时有什么不同。

在寂静寒夜里,中芯南方厂房设备运转的声音比白天更加清晰,并向四周挥发着刺鼻气味。白天睡觉、晚上值夜班,保安并没有意识到公司白天发生了爆炸性新闻:12月15日,中芯国际召开临时董事会,宣布台积电前COO、技术大神蒋尚义重新回到中芯国际任职,联席CEO梁孟松不仅对蒋尚义的入职无理由投弃权票,更是在董事会上当场递交辞呈。

根据网传的一份梁孟松辞呈,梁孟松在12月9日早上才被告知蒋尚义即将出任公司副董事长一职。对此,梁孟松感到“十分错愕与不解,因为我事前对此事亳无所悉。我深深的感到已经不再被尊重与不被信任。我觉得,你们应该不再需要我在此继续为公司的前景打拼奋斗了。”文辞之间,显得愤怒,亦是刚烈。

网传梁孟松辞职信

针对梁孟松辞职一事,16日上午,中芯国际发布公告称,“已知悉梁博士其有条件辞任的意愿,目前正积极与梁博士核实其真实辞任之意愿”。


截至17日收盘,中芯国际A股报收56.01元/股,市值达4312.84亿元,股价较前一天回暖1.47%。

01

内部员工谈现状

14nm产能“空心化”

12月16日晚,《IT时报》记者来到位于上海张江的中芯国际公司,多名员工坦言,这是一场高层之间的人事斗争,甚至有员工漠然直言“换个CEO而已,常见”。

针对梁孟松、赵海军两名联席CEO之间不和的传闻,一名内部员工没有直接回答,只是表示前者是“技术派”,后者则更“霸道、强势一些”。

图源/IT时报

一名在中芯国际先进制程厂区即中芯南方工作的员工告诉《IT时报》记者,虽然自己没有接触过梁孟松本人,但他所在部门同事间存在一个共同感觉:此番操作意图很明显,就是想把梁孟松挤走。“你想,在梁事前不知情下就空降一个领导,两人之间还曾有矛盾,这把他置于何地?”

上述员工还表示,由于梁孟松曾在台积电和三星半导体都工作过,来中芯国际已经是第三次做14nm FinFET工艺了,所以具有丰富的经验。除了把控先进制程的技术方向外,梁孟松还带来了一套全新的管理经验,尤其是加强了保密措施管理,“我们基层员工能感受到的变化就是,进入办公室前必须要把手机放在楼下个人储物柜里。”

对于梁孟松所坚持的先进制程前景,该名员工并不乐观,“能做到7nm已经到极限了,因为没有EUV光刻机,所以更先进的制程没法突破。”另外,受限于美国禁令,14nm厂线虽然能量产,但失去华为海思订单后,产能利用率并不高,“现在每月只有一两千片。”

02

失去华为海思

打击梁孟松发展路径

中芯国际最新Q3财报显示,55/65nm、40/45nm的成熟工艺依然是公司盈利主要来源,14/28nm的收入仅占中芯国际的14.6%。而一个微妙的变化是从今年二季度开始的,中芯国际财报不再把14nm芯片收入占比分开计算,而是合并披露。虽然14/28nm的收入环比上涨了5.5%,但外界无法得知这种上涨是来自先进工艺14nm,还是成熟工艺28nm。

图源/中芯国际Q3财报

自2020年以来,成熟工艺产能紧缺,联电等企业产品供不应求。以联电股价为例,自2020年初起涨幅已超过200%。中芯国际在其三季报中也表示:“成熟应用平台需求一如既往强劲,来自于电源管理、射频信号处理、指纹识别,以及图像信号处理相关收入增长显著。”

在中芯国际三季度业绩说明会上有提问者问及:“公司14nm产能利用率比较低,中芯国际会不会考虑将14nm短时间转做28nm、45nm产品?”对此,梁孟松说:“要把一个14nm的工厂转变为其他用途,这在经济上是不切实际的。我们不会做这种事,但是我们会积极开发其他的客户。目前,公司(先进工艺)已有10多个客户,正在稳步提量之中。”

在2020年初,中芯国际宣布14nm制程的产能将从3000片扩大到15000片,如此大的产能冗余,短期内很难找到像华为海思这么大的体量去填补。没有了华为海思的大订单,让中芯国际突围先进制程失去了最强有力客户的支持。

图源/Pixabay

先进制程一直是梁孟松主张的公司发展路线,国际产业形势的动荡沉重打击了梁孟松和中芯国际的刚有起色的先进制程发展路径。

先进制程这条路并不好走,甚至可以说满布荆棘。在先进工艺发展历程上,格罗方德、联电(UMC)等巨头先后选择退出。2018年,格罗方德宣布放弃7nm研发;同年,联电宣布放弃12nm以下(即7nm及以下)的先进制程投资。除了数字芯片外,非高端先进工艺芯片市场仍足够大,可以满足芯片厂的发展需求。

03

蒋、梁的不和往事

根据中芯国际的公告,蒋尚义获委任为公司第二类执行董事、董事会副董事长及战略委员会成员,自2020年12月15日起生效,蒋尚义有权根据聘用合约获得年度固定现金酬金计670000美元(约合人民币440万年薪)及年度激励。

对于蒋尚义的任职,联席CEO梁孟松无理由投弃权票。显然,梁孟松对于蒋尚义的回归不太欢喜,多个消息称梁孟松在董事会上提出辞职,但董事长周子学并未当场核准。

翻开蒋、梁两人简历,他们都属于技术大神,至少有两段工作经历存在交集,一段在台积电,一段在中芯国际。早在台积电时期,蒋尚义和梁孟松两人便存在一些恩怨。

据36氪报道,梁孟松在台积电时曾因种种原因被当时的上司蒋尚义降级。2006年,60岁的蒋尚义宣布退休,最有望接替蒋尚义坐镇研发部门的梁孟松却意外落选,最后升职的却是与他多年激烈竞争的同侪、现任台积电技术长孙元成。

而梁孟松则被派去执行一个刚启动的“超越摩尔计划”。这个计划听起来很高大上,但却只有两座落后的晶圆厂使用,办公室也只有一个小小的四人间。2009年,心寒的梁孟松选择了辞职,离开效力17年的台积电。

有人曾分析称,梁孟松的离职不仅仅是因为自己的职业规划受到影响,也是因为他本人耿直、自负、喜欢单打独斗的性格。也有人称,如果不是性格上的小问题,凭借梁孟松的水平,现在台积电董事长刘德音的位置就是他的。

梁孟松的第二次出走是在三星。在帮助三星扭转在半导体行业的不利局面后,梁孟松也招来了老东家台积电的不满,背上了“背叛者”的骂名。由于有竞业协议,梁孟松本不能为三星工作,但他以大学讲师的身份“秘密”为三星工作。据传,发现并公开梁孟松三星工作邮箱的,正是蒋尚义。

2016年底,台积电的二号功臣,被称为“蒋爸”的蒋尚义,敲开了台积电创始人张忠谋的办公室,告诉他要去中芯国际当董事了。又过了半年多时间,在中芯国际董事长周子学的邀请下,梁孟松出走三星,于2017年10月加入中芯国际。

因缘际会,蒋、梁这对有嫌隙的前同事又成为同事了,只不过蒋担任的是第三类独立非执行董事,没有技术输出,相应报酬为4万美元年度现金酬金、18.75万股可供认购普通股、18.75万股受限制股份,2019年6月三年期满,中芯国际并未与蒋尚义续签。离开中芯国际后,蒋尚义出任武汉弘芯CEO,但弘芯却在今年传出资金链断裂、烂尾的消息,蒋也于今年6月离开弘芯

蒋尚义(右六)在武汉弘芯任职期间留下的合影图源/武汉弘芯官网

在中芯国际的3年多时间里,梁孟松则作为联席CEO,一直负责先进制程研发。在业界看来,梁孟松加入后最大的功劳莫过于迅速缩小了中芯国际在先进工艺领域与台积电、三星等的差距。

04

路线博弈:先进制程or先进封装?

种种迹象表明,在先进制程道路受阻的情况下,中芯国际的人事变动并非仅仅“高层内讧”那么简单。

对于此次再加入中芯国际,蒋尚义称自己对半导体还有很强烈的热情,非常热衷先进封装技术和小芯片(Chiplet),在中芯国际会比较容易实现其理想。“现在中芯国际的先进制程技术已经做到 14nm、N+1、N+2,相信在中芯国际实现我在先进封装和系统整合的梦想,可以比在弘芯快至少4 ~ 5年。”

图源/Pixabay

此番表态意味着,蒋尚义选择投入的并非7nm、5nm等更先进制程的路径,而是与芯片小型化有关的封装技术路径。而被问及中芯国际是否能投入资源,让蒋尚义做先进封装和芯片小型化技术?蒋尚义开玩笑道:“(如果中芯不同意),可能再回美国吧!”

据悉,蒋尚义在台积电时曾提议做先进封装,最后获得张忠谋批准。目前,台积电在3D封装领域已经取得了不错的技术突破,这为其延续摩尔定律提供了技术保障。

梁孟松则更倾向于先进制程的研发。在辞职信中,梁孟松坦言28nm、14nm、12nm及n+1等技术目前均已进入规模量产,7nm技术的开发也已经完成,明年4月就可以进入风险量产。

在网上流传的辞职信里,梁孟松提到了“EUV光刻机之痛”,“5nm和3nm的最关键、也是最艰巨的8大项技术也已经有序展开,只待EUV光刻机的到来,就可以进入全面开发阶段。”EUV光刻机成为中芯国际当前难以逾越的坎儿。

2006年全球首台EUV光刻机原型图源/网络

资深半导体观察人士王如晨向《IT时报》记者分析:“梁孟松是技术研发主管,相对更专业、更专注,但(先进制程)不确定性高,毕竟设备材料供应链有不稳定的地方;蒋尚义更擅长运营,侧重商业化,两人思维不一样。”

王如晨进一步指出,封装其实侧重商业化的运作,类似IDM(一体化制造)模式,台积电很早就涉足过封装:“归根结底,两个方向其实是长短期目标与节奏的博弈,也是路线博弈,和早期联想身上的贸工技、技工贸话题类似,但必须得考虑企业发展阶段,生存都很难的时候,过于理想主义也不行。短时期内中芯国际肯定要考虑财务因素,毕竟是上市公司。”

截至发稿,中芯国际官方未就14nm产能和技术路线选择等问题回应《IT时报》记者。

站在十字路口,中芯国际面临的是梦想与面包之间的高明抉择。

作者/IT时报记者 李玉洋

编辑/挨踢妹

排版/冯诚杰

图片/IT时报 东方IC 中芯国际 武汉弘芯 Pixabay 网络

来源/《IT时报》公众号vittimes

相关推荐


你怎么看这个事件?

上一篇: 再等10年!6G多数性能指标是5G的10倍 全息技术将至
下一篇: 如果要给这轮牛市起个名字,我觉得是“改革牛”

Copyright © 2012-2021(news.wyjnmdj.com)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万站群

本站部份内容来源自网络,文字、素材、图片版权属于原作者,本站转载素材仅供大家欣赏和分享,切勿做为商业目的使用。

如果侵害了您的合法权益,请您及时与我们,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