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况新闻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美文
传承与超越:接班人如何走出自己的路?
发布时间:2021-01-09


都说“创业难,守业更难”,但在三花智控董事长兼CEO张亚波(中欧EMBA 2003)看来,“从0到1比1到100要难得多”。自2014年从父亲张道才手中接过三花控股集团总裁一职,经历重重历练后,才越发认识到父亲的不容易和了不起。当然,身为接班人,他并不因循守旧,而是像父亲那样思考的同时,坚持自己的行事方式,独辟蹊径,用使命和责任弥补两代人之间理念的冲突和观念的碰撞也让三花在时代的洪流中巨鲸潜行、愈战愈勇。



张亚波是儿子也是父亲,是领导者也是追随者,是一位特立独行的年轻人,也是一位隐忍包容的“创二代”。


在他身上,渗透了中国“创二代”们最丰富饱满的自由与责任的交织、信念与使命的融合。他曾经试图走一条与父亲完全不同的道路,走着走着,他成了另一个“张道才”。


与张道才那一代企业家不同,张亚波起初只是一个中国民营企业成长的受益者和旁观者。他目睹了父亲那一代人如何挣扎崛起,成长为商业领袖,带领企业与跨国公司竞争,最终赢得尊重。


在王德锋(张道才最重要的创业伙伴之一,编者注)的回忆中,有一次张道才在家中与他聊天,慷慨激昂地描述未来前景,碰巧被张亚波听到了。那时候张道才正在谋划着与不二工机合资,张亚波还在读高中。张亚波说了句:“爸爸,你们有那么厉害吗?”张道才说:“我怎么没那么厉害?”


张亚波是花了很多年才了解到父亲的“厉害”的,更了解到父亲那一代企业家在艰难中挣扎前行的勇气与不易,以及他们强烈的自尊、自信和使命感。他了解得愈多,父亲在他心中的形象便愈高大,而他自己的使命感便愈强烈。



张亚波生于1974年,那时候张道才尚未创业。因为父亲从1979年后开始四处闯荡做生意,他的整个幼年并未得到父亲足够的陪伴。对于一个孩子来说,虽然心中有憾,却也没什么不好——在没有父亲管他的日子里,他可以自由玩耍、思考和成长。


多年后张亚波回想起自己与父亲的沟通交流,次数并不多,但每次都对自己产生了深刻的影响。


他印象最深的是在高考前,父亲跟他详谈了一次,让他想清楚未来的道路,如果想从政就去北京读书,如果想做生意就到广东上学,如果想做实业就去上海的大学。


张亚波最终选择了上海交通大学,并在4年后拿到了机械制造工艺与设备专业和低温技术专业的双学位。


多年以后,张亚波成为浙商“创二代”的代表之一,而三花也成为“事业接班”的典范。


张亚波赢得了无数的褒奖,除了三花控股集团党委书记、董事局副主席、总裁,浙江三花智能控制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的身份外,还担任第浙江省政协第十二届委员、浙江省青年联合会副主席、浙江省青年企业家协会会长等政治和社会职务。


2012年起,低调内敛的他逐渐崭露头角,为社会公众所知,陆续荣获浙江经济年度人物、风云浙商、全球光荣浙商、中国长三角青商领袖、全国机械工业优秀企业家、全球浙商金奖等荣誉称号。


他所获得的一切,对于绝大多数浙商来说,已属可望而不可即,但对他而言,不过是顺理成章的事。这当中固然有人们对于三花的认可与褒奖,但也与张亚波20多年来的付出分不开。


张亚波说,他在上海读书的时候,张道才去上海时便会去看他,带他出去吃个饭。他会给张亚波讲一些工作上的事,讲他所取得的成绩。那时候张亚波只是觉得有趣,“我读我的书,他做他的事业”,却从来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接过父亲的重担。


他后来有一次感慨地说:“越往后就觉得做成事情没那么容易。唉,那个时候父亲能这样,他真了不起啊。再后来听他讲他自己成长的故事,那感觉跟他以前跟我们讲的就越来越不一样了。现在他也经常给我们提他小时候的成长,会从他15岁时怎么去卖月饼开始讲给我们听。这个故事我们也听了十几次了,以前就是说,‘哎呀,你讲过那么多次,不要听’。但现在他越讲这些故事的时候,我越会去听,越来越觉得他的故事很精彩,他的人生经历很精彩,他有这个资本讲故事,也有这个资本得到我们这样的听众为他的鼓掌。后来我也是独立经营,真的碰到实际困难,经历过了很多事情,才回过头来想想,他真的了不起。


“我有一段时间经常说,凡是从0到1的那些‘创业一代’企业家,不管他现在规模是大还是小,都是值得珍惜尊重的。从0到1非常非常不容易,跟从1到100完全不一样。虽然各有各的难处,但如果这两件事情让我去比,从0到1比1到100要难得多。



张亚波大学毕业后留在了上海,在一家叫东方贸易的公司上班。那是张道才朋友的一家日资企业,他把张亚波放在那儿历练。后来上海三花电气公司成立,为上海汽空厂生产提供汽车空调配件。


张道才直接把张亚波扔到了总经理助理的位置上,让他蒙着眼睛去开拓新业务。张亚波后来回忆说:“我父亲是那种愿意授权、愿意培养人的人,他很早就把我扔在上海,到处扔,独立去管……”


当然,张亚波很怀念那段岁月的艰苦磨炼,“那是我得到锻炼最多的时候。每天一睁开眼睛就要想,工厂每天要发生那么多支出,从采购、运营到员工工资,我要到哪里去找收入?这个过程很锻炼人。”


被父亲“扔来扔去”几年之后,张亚波回到了三花总部。张道才继续将他扔到不同的业务线、不同的岗位。那时候整个公司都知道,张道才已经属意让张亚波接班,“扔来扔去”,是为了让他尽快地了解公司、熟悉业务。


任金土是张道才的老伙伴,王大勇、史初良、倪晓明、陈雨忠这“四大天王”也洞悉张道才的心思。他们几乎倾尽所有来帮助张亚波成为三花新的领袖。在张道才早期培养出来的人面前,张亚波是他们的弟弟,在工作中,他们也早已是一家人。


三花股份公司上市的时候,张亚波开始进入权力的中枢,担任上市公司的董事长、总经理等职位。对于一位三十出头的年轻人来说,这是巨大的责任,也是巨大的压力。


突然到来的压力,以及迫切希望证明自己的动力,还有他从商学院获得的现代管理理念,不可避免地驱使他与父亲产生了或明或暗的冲突。张亚波说,父亲有时候不屑于跟他争论,而他则习惯于想清楚了再干,成功率挺高,所以真正的冲突并不多。


他曾经与张道才因为一项重要决策吵过架。吵架的时候,任金土在门外听到了,他没有前去劝解。他知道这是父子间的冲突,是那种争吵结束后一切都会回到正轨的碰撞。



一切都回到了正轨。事后发生的一切,让张亚波意识到,父亲是对的。他更加佩服和理解父亲,也开始意识到,中国的第一代民营企业家与他们的接班人之间,有着理念上的冲突,更需要理念上的融合,去弥补裂痕,用使命与责任去覆盖两代人之间形成的真空地带。


他开始尝试着像父亲一样思考,也坚持着自己的理念与方式。在两种路径之间,他独辟出了一条蹊径。


他看到父亲一直在向客户学习,一直在学海尔、学松下、学丰田、学“未来公司”们,不断“进化”三花的管理;他也看到,父亲将中国传统智慧融入现代管理当中。


“他喜欢京剧,也喜欢电视剧《楚汉传奇》《康熙王朝》。有些传统智慧用在企业治理中,我看他把握得还蛮好的。”他说,“他倒也没有太多那种权术。他骨子里面接触的其实还是那些世界500强企业的管理,那是他脑子里面企业治理、企业管理的总架构。


父亲是一个简单的人,很善良,“得饶人处且饶人”。他自己同样是一个简单的人,用规矩与流程取代人情,却又在人情当中保持老练。他觉得在父亲眼里,他是老大,张少波是老二,三花是老三,是小儿子。


他从来没将自己定位为接班人。他更愿意将自己定义为三花事业的看护者。他一直跟父亲讲,这家企业就是你儿子,是我的兄弟,我会把他看好了,照顾好他。“三花是你的孩子,你总不能不管,”他说,“我们的相处就是这种状态。”


在他眼里,自己是在守护“三花”这个弟弟,就像当初守护张少波一样。在整个三花,在整个张道才家族当中,张道才是老爷子,是三花的“总设计师”,而他是长兄,是守护者。


他想起自己与张少波的关系。他们是上下级,但首先是兄弟。兄弟俩的兴趣大相径庭,生活上的交集并不多;工作上虽然交集着,但兴趣点也同样泾渭分明,“所以矛盾就不多”。


在张少波的眼中,凡事“有老大在”,这种状态挺好的;在张亚波眼中,弟弟还是当年那个天真烂漫的孩子。他们一起奔跑,相互扶持着。如今他们依旧一起奔跑、相互扶持着,只不过他们身边,多了一个叫“三花”的弟弟。


这是他们的宿命,也是他们的使命。



来源|《张道才传:探索者之路》,转载已获张亚波和作者迟宇宙授权

作者| 迟宇宙,红旗出版社


你怎么看待“创一代”与“创二代”之间的冲突?欢迎留言与我们分享。


推荐阅读

“利诱”女儿回家,答应儿子“分家”,一位父亲这样培养企业接班人……

方太茅忠群:优秀的企业刺激欲望,伟大的企业导人向善

“女承父业”:家族企业的另一种选择?


点击咨询中欧课程

上一篇: 手机镜头那么多,你知道都有什么用吗?大多镜头都是摆设
下一篇: 如果要给这轮牛市起个名字,我觉得是“改革牛”

Copyright © 2012-2021(news.wyjnmdj.com)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万站群

本站部份内容来源自网络,文字、素材、图片版权属于原作者,本站转载素材仅供大家欣赏和分享,切勿做为商业目的使用。

如果侵害了您的合法权益,请您及时与我们,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相关内容!